菜单

她让艺术回归群众,孩子们都记念

2019年10月4日 - ag亚游娱乐

每周一 – 周五上午9:30准时推送

假如1990年,32岁的Keith
Haring没有病逝,这个五月,正是他的60岁生日。这位80年代美国最醒目的涂鸦艺术家和社会运动者,他的作品成为象征美国波谱艺术的经典之作。

Keith
Haring无疑是波普艺术史上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重要名字。地球上每一个人,无论对艺术是否关注,都一定在Uniqlo的衣服上、Happy
Socks的袜子上、Swatch的手表上或是Moleskine的笔记本上看到过他画的空心小人、吠叫狗狗、发光婴儿……

对于我而言,他是一位真正的艺术家,也是一个真正的大“儿童”。今天再提起他的名字,人们更多想到是那些被印在T恤、徽章、手袋上的图案,与他生前一直追求的”Art
For
All”似乎遥相呼应。我们在他60岁生日的时候,不妨一起回看他短暂的31年人生和艺术作品。

Keith
Haring的作品像是已经成为了一种被广泛认可的视觉语言。在他离开这个世界快要30年的今天,依旧强烈、生动、充满活力地生长在我们的生活中€€€€€€€€这个大男孩和他天马行空的画,为什么能拥有这样非凡的能量?

他让艺术回到大众身边

Keith
Haring用许多饱含象征寓意的抽象符号,创造了一种独有的、充满辨识度的“语言”€€€€如今依旧有许多人会专程去纽约,细细探访他散落在纽约街头各处的涂鸦。

“艺术应该解放你的灵魂,

关于Keith
Haring之于纽约和涂鸦、LGBTQ和艾滋维权、波普艺术和流行文化的意义,几乎每个人都能模糊地说出一二。可是,关于他天才而短暂的传奇一生,关于他的“语言系统”中常常出现的那些暗号,值得我们去了解更多……

触发你的想像,

关于他,你也许不知道的6件事

并激励人们向前走。”

他成名于纽约,但不是纽约人

1978年,KeithHaring来到纽约,他回忆说:“我20岁时来到这座城市,汽车、火车、墙壁上,城市到处覆盖着好看的涂鸦。”但他没有模仿当时画风激进的狂野派涂鸦风格,而是找到了一种更为地下的创作风格。

▲Keith Haring与“发光的婴儿”在纽约时代广场

Haring拿着白色粉笔,在纽约地铁很多未被出售的广告牌上涂鸦,他坐着地铁穿梭于不同街区,创作了数千幅作品,创作能量最旺盛的时候,一天能画出40多幅涂鸦。但他向来奉行“不打草稿”的创作方式,即便是大型户外涂鸦,他也从不提前画好草图,“我画画都不会事先设计,类似无意识写作或姿态抽象的技法。”

人们将Keith Haring的名字与纽约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确,Keith
Haring是塑造纽约街头文化的先锋力量,也是这座城市给了他创作的灵感和自由。

■在纽约地铁的空白广告栏上涂鸦的Keith Haring。

▲Keith Haring最著名的涂鸦之一:“吸毒很烂”

他说:“地铁打开了我的眼界,使我看到了另一种对艺术的理解方法。”

但在纽约画画的他本人,并不是纽约人。1958年5月4日,Keith
Haring出生于宾夕法尼亚州雷丁市。

迪士尼动画是Keith
Haring童年的快乐源泉,因此他对线条简洁、色彩鲜明的卡通人物有着别样的偏爱。发光的婴儿、粗线条的空心小人、吼叫的狗是他作品中最有辨识度又充满象征意味的抽象符号,涂鸦主题大多关于爱、和平、同性恋等普世话题。

▲Keith Haring为“出柜日”画的作品

Keith
Haring一生致力于将艺术带入大众生活,他在地铁、学校、泳池、酒吧、派对以及同性恋约会据点等公共场所创作,每天有大量的人看到他的作品,透过在公共场所作画,他让艺术回到日常生活中,而不只是挂在画廊里的作品,人们和艺术的关系不再是游离在美术馆里的冰冷的目光,而是生活,是乐趣,是夏日游泳池边的那股热浪和冰凉。

“我20岁搬到NYC的时候,尝试过在纸上画画,后来这张‘纸’太大了,我不得不站在画面里”€€€€直到整个城市成为他的画布。

■1987年夏天,Haring为曼哈顿卡迈街的一座露天泳池创作了壁画。

他画超快,并且不打草稿

■1997年,“三个舞蹈的人”和黄色拱形雕塑,被放置在纽约中央公园多丽丝€€C€€弗里德曼广场。

Keith
Haring最擅长用明快的黑色线条勾勒简单形象。这位街头涂鸦艺术家,最初便是用白色粉笔在地铁站里的空白黑色海报栏里画画的€€€€走过路过,一时兴起便随性涂鸦,每幅画只需要短短的几分钟。

■Keith Haring用9年时间,分别在1963年的Buick Special、1971年的Land Rover
Series III等5辆车身上,画上了他标志性的图案。

他一直以这样自由且饱满的状态画画,即便是后来在户外创作超大型的画作,他也是快速无草稿。“每天画一点,连着画很多天,这样没可能创作出连贯作品的。”他说。

“孩子知道那些大多数成年人已经忘记的事情”,Keith
Haring说,“我的外表是28岁,内心则接近12岁,我一直想停留在内心12岁的状态。”他认为自己是个大孩子,始终以孩子般的童真创作,生前出版儿童书、成立儿童艺术工作坊,为孩子提供教育支持。

他从地下到地上的“成名之路”

发光的婴儿是他创作生涯中最常出现的形象,象征孩子的天真纯洁,一切的美好与未来的无限可能。

▲Keith Haring在纽约地铁站画画

■举着发光婴儿跳舞的小人

虽然画画速度很快,不过Keith
Haring依旧免不了经常被警察以“故意破坏公物”为名逮捕。

■Haring的经典之作“发光的婴儿”在时代广场。他曾说“在时代广场呆上十分钟,就可以看到比你用一天时间在苏富比拍卖行所能看到的都要好的艺术!”

▲Keith Haring的地铁站作品

1986年,他在纽约Lafayette大街开了间在精品店“Pop
Shop”,以平价售卖他的作品周边,T恤、胸针等等。或许,这才是他真正想做的事。“Art
for
All”,他希望就像那些画在地铁里给公众看的涂鸦一样,并非只有收藏家才能拥有他的作品,人人都可以把Keith
Haring穿着身上,打破艺术的等级之分。

而在1982年,因为CBS一段公开的“被抓录像”,纽约这位神秘的涂鸦小子被曝光,他开始在Tony
Shafrazi的画廊办个展、与Vivienne
Westwood合作女巫系列……大约1984年的时候,就有人“懂得”从地铁站里偷走他的画了。

■Keith Haring在Pop Shop中

安迪€€沃霍尔和麦当娜是他的好朋友

■Keith Haring手绘的Pop Shop公告牌

▲Keith Haring与Andy Warhol

除了开设属于自己的店铺,无论生前或去世后,Keith
Haring及他的基金会授权了许多品牌,联合出品合作商品,所以即使他离开这个世界近30年,他的那些经典之作在今天仍极具生命力地闪烁在人们的视线中。

闪闪发光的上世纪80年代,年轻的Keith
Haring住在曼哈顿东村€€€€那个年代、那个地方,住满了许许多多有趣而反叛的先锋艺术家,空气中每时每刻都充满了热情和可能性。

■Keith Haring×Petit Bateau,2016年法国儿童服装品牌Petit
Bateau重新诠释了他的经典图案,将天真烂漫的情怀和率真美好的感情印在了T恤上。

▲ 左:Keith Haring画的“Andy Mouse”;右:Keith
Haring为Madonna设计的演出服

■Keith
Haring×Swatch,1984年,他曾为Swatch设计热舞比赛的宣传海报,1985年,又为Swatch设计了4款手表,并手绘了两张广告海报,Swatch成为少数与Haring生前密切合作的品牌。

▲Keith Haring与Madonna

■Keith Haring×Happy
Socks联名款袜子,2018年情人节前夕推出,庆祝艺术与爱共同让世界变得更好。

他在著名的Club 57与Andy
Warhol熟识、成为朋友。而Madonna还长期“寄宿”在Keith
Haring家的沙发上€€€€成名后的她,穿着他为她做的夹克和裙子,在Top of the
Pops上唱了那首《Like a Virgin》。

■Keith Haring×Moleskine,以他生前名言“Art is for
everybody”为主题,2017年Moleskine推出Keith Haring限量版纪念笔记本。

他是吉尼斯记录保持者

■Keith Haring×Alien Workshop,2012年代表街头涂鸦文化的Keith
Haring和美国知名滑板品牌的十款联名滑板。

更确切地说,吉尼斯世界纪录中“世界上最大的商业拼图”《Double
Retrospective》,是以Keith
Haring的画作为内容的。这是一幅32256块的拼图,只由黑色、白色和其他6种颜色组成。

Keith Haring和他的朋友们

他一直在为“art for everyone”努力

80年代初是纽约艺术世界最生机勃勃的时刻,以东村为中心、多领域同时进行的下城运动,Hip-Pop、涂鸦和Club文化让波谱艺术卷土重来。一切都是未知的,一切都充满可能性。

▲ Google doodle在Keith Haring54岁诞辰时的小纪念

Club
57当年因为租金低廉,且处于市中心的位置,成为各类反主流电影、音乐、表演、展览等先锋艺术的摇篮,成为一个充满反叛意识的艺术家的聚集地,它被Keith
Haring和美国街头艺术家Jean-Michel Basquiat视为他们深夜的家。

Keith
Haring选择在地铁站、街头作画的原因,就是想让自己的画被更多人看到。他一直觉得,如果艺术不能到达所有的人群,那就是一无是处。

■Keith Haring与朋友们在Club 57合影

▲Keith Haring在Pop Shop

某天晚上,随着Andy Warhol和艺术商Tony Shafrazi闯入Club
57,这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Paper》杂志创始人Kim
Hastreiter回忆说“我们都讨论起来,哎呀,他们来这儿干什么?感到既兴奋又沮丧,好像是自己在城市中心的秘密据点被外界入侵了。”但也因为二人的闯入,Haring开始在艺术界名声大噪。

除了在公共区域画画,1986年,Keith Haring还在纽约开了一间“Pop
Shop”,以与超市、普通商店持平的价格,售卖他的艺术周边。相比把画铺进画廊、挂入美术馆,他更喜欢通过自己的方式,主动地把艺术带到大众面前。

■Keith Haring与Andy Warhol

Keith Haring 究竟在画什么?

Warhol邀请他去自己的工作室“工厂”共进午餐,两人很快变成好友,Haring带他参与80年的青年流行文化,Warhol则把他带去了那个闪闪发光的名利场中,一时间,Haring成为纽约现代艺术和流行文化的中最惹眼的艺术家。

随手涂鸦里的6个“暗号”

1982年,24岁的Keith Haring在Tony
Shafrazi曼哈顿的著名画廊里举办个展。第二年,他与Vivienne
Westwood合作了秋冬系列服装,还为Madonna定制设计了一件皮夹克,她穿着这件衣服在英国著名音乐节目“流行之颠覆”上表演了那首《Like
a Virgin》。1985年,他在歌手Grace Jones身体上完成了一件裸体彩绘作品。

Keith
Haring的作品中其实藏着很多秘密。那些看上去密密麻麻、充满孩子气的天马行空里,有几个经常重复出现的基本符号。它们都是Haring,悄悄向这个世界发出的讯息€€€€。

■Keith Haring为Madonna设计的皮夹克

发光的婴儿 Radiant Baby

■Keith Haring正在为歌手Grace
Jones设计裸体彩绘,远处坐着摄影师RobertMapplethorpe和Andy Warhol。

“发光的婴儿”是Keith
Haring创作生涯中最常出现的形象,纯洁、无辜、脆弱,但散发出正能量。“孩子知道那些大多数成年人已经忘记的事情。”Keith
Haring说。

■Grace Jones完成版彩绘

人群 The Crowd

与艾滋病搏斗的社会运动家

在Keith
Haring的画作中,经常会出现律动的人群。“律动”代表着人们内心想要摆脱束缚的天然冲动,而“人群”则意味着团结的强大力量。

他喜欢地铁里的广告招贴画、被涂鸦的列车,也爱混迹在大都市背后的隐秘世界。在艾滋病还未被人们广泛认知的环境下,他享受着穿梭于Club
57、天堂地库和SM酒吧密室的生活。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